文体活动

珍惜平淡,活在当下

作者:嘉定区教育学院更新时间:2014-04-04 17:10点击量:0

作者:教师进修学院 常梅


——《淡水小镇》观后感


  3月28日晚有幸参加了学院工会组织的开展的“走进经典”系列活动,走进上海人民大舞台观看台湾果陀剧场经典剧目《淡水小镇》。
  没有大具噱头的名字;也没有打出阿加莎经典悬疑系列这样大手笔的帽子;更没有请的赖声川或者王伟忠来坐镇;因为它要说的其实全部坦白在这淡淡的没有太多遐想余地的四个字中:淡水小镇。
  作为导演和编剧的梁志民先生1964年生于台湾西北部的新竹,1988年创建果陀剧社,1989年排演《淡水小镇》。有意思的是,他把小镇的时间嵌入到淡水小镇的发展历史之中。在剧中,艾茉莉家是台湾本省人,即可以说是土生土长的台湾淡水人。而陈少威家是1945年以后随军来台定居在淡水的,陈医生原先是军医。原剧中那个喝酗酒闹事的风琴手,则是祖籍山东被迫独自随军来台的老兵老王,他的醉生梦死不过是为了忘却思念老家未婚妻子的痛苦。“你见过大河吗?你见过黄河吗?”令人心酸不已。
  在这样强大的历史大背景下,淡水小镇的人们对于生命与生活的思索,更显得意味深长。此剧的前三幕,用写实的方式抽取小镇十几年当中的某几天来演绎:早起的鸟鸣声,妈妈们稀稀疏疏的忙着早饭,唤着儿女早起;邻街的送报小童和乡亲们搭着话,相熟的邻里传递着小镇上的“大事件”;门前的茉莉花也开的刚刚好,静静幽幽的散发香味;就这样一天又一天;对话很平淡,却很真实;
  在最后一幕,已经死去的艾茉莉重回10岁生日,看到那曾经平凡而又美好生活细节,她终于明白一切已不能重来。她默默转身,回头,走上环形舞台,仿佛是穿过了时光的隧道,回到墓地。此时,投影幕回放了她与陈少威从两小无猜、青梅戏竹马、步入结婚礼堂的一幕幕,天幕上流星划过,独创的台湾民谣音乐响起,一切,都已是惘然。
  这样的回首,其实也是给观众的再一次回首,回首岁月那些美好的点滴,让人去体味那些从我们身边溜走的平淡是多么的令人珍惜,它质朴却静静的流淌着我们的活力,情感,与记忆。
  回想起自己十几岁的时候,最开心时光的就是每天放学以后看《Sailor Moon》的半小时,最担心的事就是期末考试,最难过的莫过于挨了妈妈的批评,自己的世界很小很小却很满很满。
  那时的春天,太阳躲在白云的后面,只露出两只眼睛,铺满树籽的小路,两旁是吐着新绿的白杨、刚刚抽枝的蔷薇,耳朵里塞满草丛传来的不知名的虫鸣。偷窥邻居家院后摇摆的柳条,踮着脚鼓足勇气掐了两根,院门吱呀一声,探出邻居家小男孩不满的圆脑袋,顿时魂飞魄散撒腿就跑,顾不上脸红和羞赧。
  打小的启蒙读物就是安徒生童话,印象很深的一篇《红舞鞋》让我知道童话也可以这么恐怖的:那个穿着红舞鞋的小女孩,不分日夜,不停的跳,不停的跳,跳过教堂和墓地,永远停不下来,直到砍去双脚。或许每一个人都有一双红舞鞋,那是我们的欲望,也许就是金钱、权力、名誉、爱情等等。一旦穿上这双红舞鞋就脱不下来,停不下来,甚至不惜透支健康和放弃真情。就是这双红舞鞋,披着幸福的外衣,挡住眼睛,锁住心灵,令人不能停息的追求,令人永无止境地奔波,令我们身心疲惫充满对人生的茫然,它成了我们生命的债主,而我们渴望的安宁已慢慢离去越走越远。
  淡水小镇的生活,不就是你我曾经最眷恋的青葱岁月?每一个观众心里,都有一个属于你的艾茉莉或者陈少威,不管岁月中,你是否能有幸与她(他)牵手余生,但珍惜曾经给予的甜蜜,怜得眼前的幸福,也不枉岁月留给我们的美好年华。我想,小镇的不朽,也在于此吧,不管富贵抑或贫贱,成功抑或失败,你我都有生命中最珍视的情感。这才是平淡的真谛。
  如果你的心无法容纳或安静的欣赏这出淡雅隽永的小剧,又怎能奢望你能欣赏及珍稀你又不重复却流失不再得的每一个平淡而普通的日夜?

  放慢脚步,学会欣赏淡淡的所有事物,一首小诗,一部小剧,和你的每一天吧,也许这样在者纷繁杂驳的世界中,你才能真正快乐。


联系电话:021-39902142 学校地址:上海市嘉定区嘉行公路601号

copyright©2017 上海市嘉定区教育学院

工信部ICP备案号:沪ICP备11021021号-4